https://www.86xjj.com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» 陈少爷与庄姑娘

陈少爷与庄姑娘

一位二十四岁的年轻少爷在街道上行走,他来到一堵围墙外,双脚微曲,「唿」一声便轻轻跃过了那高耸的围墙,施展的正是绝佳的上乘轻功。他来到了一座破旧的木屋前,在门上轻敲了两下。虽然只是很轻的门声,但屋中人似乎已经听见。
「进来吧。」一把娇柔的女子声从屋中传出。从声音已经可以听出,那女子也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。
年轻少爷打开木门进屋,再把木门关上。眼前的情景却令他心神不定。原来,屋中的年轻姑娘正在淋浴,她坐在一个大木桶中,桶中清水的高度刚好遮盖住她的胸部,但一双光滑雪白的手臂和胸部上方的诱人肌肤却已盡露无遗。年轻少爷看得目瞪口呆,心跳加速,这是他沒有想过会发生的事。
「庄姑娘,既然你正在淋浴,又何以叫在下进来﹖看来在下还是先避开一下,待姑娘更衣完毕才回来。」年轻少爷尴尬地说。
庄姑娘嘴角含笑,神情挑逗,说︰「怎么了,陈少爷﹖难道你害怕本姑娘吗﹖还是你作贼心虚,看见本姑娘赤身露体,便心生邪念﹖」
陈少爷沒想到,这位外貌标緻,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竟然会说出这种引诱男人的说话,迟疑着问︰「庄姑娘与在下并不熟络,只不过有一面之缘,何解于在下面前坦胸露臂,并且以言语相诱﹖须知男女授受不亲,请庄姑娘自重。」
庄姑娘听后,「哈」的一声笑了出来,说︰「是陈少爷你自己对本姑娘心生歹念,又怎能怪本姑娘﹖本姑娘见陈少爷一表人才,还道是一位正气书生,怎知只见本姑娘赤身淋浴,便已满脑子淫秽思想。」
陈少爷被她教训,感到无奈,心想明明是你自己宽衣淋浴,故意相诱,又怎能反过来怪责我﹖但见这姑娘年少轻狂,且蛮不讲理,自己看着她裸身淋浴,于理有亏,便不再争论,说︰「不知庄姑娘叫在下到来,有何指教﹖如无特別的事情,在下就此告辞。」
庄姑娘心想这位少爷倒也正直,换着是其他男人,恐怕早就过来侵犯,而他竟反要离开。对于讨好她的男人,她多半知道他们的目的,也对他们无甚兴趣,但对于避开她的男人,她反而喜欢故意挑逗,于是对陈少爷说︰「难道你比本姑娘还要心急吗﹖不想多看本姑娘一会儿吗﹖」
其实,以庄姑娘的姿色,天下间任何男人都会想看,陈少爷当然也不会例外,但是,他不想在这位美艷少女面前示弱,于是说︰「庄姑娘既然有心戏弄,在下也无暇留恋。」
庄姑娘缓缓把右脚抬高,直至浮出水面,雪白滑熘的美腿展现在陈少爷面前,陈少爷强作镇定,但还是不禁吞了一下口水,毕竟他从未看过女人的身体,此刻的心情既兴奋,又惊恐。
庄姑娘见他看得眼也不眨,微笑着转动右腿,诱人地说︰「陈少爷不必紧张,本姑娘并非存心戏弄,只是想让陈少爷大开眼界,欣赏一下本姑娘而已。」
陈少爷张口结舌,绕是他文武全才,机智聪明,面对这姑娘的美色相诱,竟然不知所措,心中思潮起伏,难以安定,过了良久,才说︰「姑娘有事不妨直言,如有需要,在下定当竭盡所能。」
庄姑娘嘴角又泛起微笑,表情诱人,却沒有说话。陈少爷见她不开口答话,正欲转身离开,就在这时,庄姑娘忽然双手扶着木桶,然后整个人站了起来﹗
一对圆浑坚挺的乳房立时出现在陈少爷面前,两粒浅红色的乳头随着乳房的摆动而上下颤动着。庄姑娘身材颇为高佻,站起来时连下体的阴毛也浮出水面。庄姑娘就这样光着身子站在陈少爷面前,任由他观赏,丝毫沒有羞耻的感觉。
陈少爷看到眼前的景象,几乎晕了过去。他从来沒有想过,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,苗条的身材,丰满的乳房,白裏透红的肌肤,无不引人暇想,激发男人的兽性。陈少爷本是正人君子,但此刻眼球竟然被庄姑娘的迷人胴体吸引着,全身动弹不得,只是静静地上下欣赏着庄姑娘身体的每一处地方。
接着,庄姑娘微微一笑,然后爬出木桶,慢慢走到陈少爷面前。看着庄姑娘走来,陈少爷紧张万分,只见庄姑娘停在他眼前,伸出她纤细的玉手,捉着陈少爷的右手,把它放在自己的左边胸部,然后摇动着陈少爷的右手,使它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只听见她又对陈少爷娇柔地说︰「摸摸吧。」
陈少爷摸着她的乳房,感到心头一震,庄姑娘的乳房不但圆浑丰满,而且充满弹性,摸起来舒服无比。起初是庄姑娘捉着他的手摸,到后来庄姑娘放手了,陈少爷竟然也继续摸,而且有时还搓揉着那雪白的乳房,挑弄着那粉红的乳头。这时,陈少爷已经被眼前的美女迷惑着,丧失了理智,甚么道德都已经抛诸脑后。另一只手也抚摸着庄姑娘的右边乳房。就这样,庄姑娘看着自己的一对乳房被一双男人的手搓抚玩弄,时而推上,时而挤下,时而打圈,时而压扁。
然后,庄姑娘搂着陈少爷的脖子,与他亲吻起来。这时,两人的情慾之火已经开始燃烧,年轻人的情慾之火一旦燃烧,便很难熄灭。两人的舌头很快便缠在一起,陈少爷还同时抚摸着庄姑娘光滑的背部,由上向下摸,再由下摸向上,淫秽至极。另一方面,庄姑娘一边与他湿吻,一边把他的上衣脱下。陈少爷的胸膛便与庄姑娘的乳房摩擦着。陈少爷还感到,庄姑娘的乳头慢慢突起变硬,触碰着他的胸膛。
激吻过后,庄姑娘缓缓屈膝,跪在陈少爷的双腿下。一对纤纤玉手轻轻伸出,解下陈少爷的裤头绳带,毫不犹豫地把他的裤子脱下来。就这样,两人全祼相对,毫无遮掩。陈少爷的粗大荫茎暴露在庄姑娘的眼前,这是庄姑娘第一次看见的男人荫茎,看着它坚拔地指着自己,感到好奇不已,于是伸出右手,握着那长长的荫茎,然后上下抚弄。接着,连庄姑娘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,她竟然自动自觉地低头,张开樱桃小嘴,把淫贱的荫茎整根含进口裏。
庄姑娘的头部不断上下摇晃,激烈地舌吐着陈少爷的荫茎,脸颊也被陈少爷荫茎周围的黑毛触碰着。庄姑娘用湿润的舌头舔着陈少爷狡狯的龟头,又不断用舌头滋润整条荫茎的敏感地方。陈少爷的下体被庄姑娘这样吸吮着,感到无比的舒适和快感,荫茎上的每一个敏感地方都享受着痛快的刺激。此刻,陈少爷的感觉不只得到眼前的女人,还好像得到了整个天下。兴奋的淫秽快意充斥全身,感到自己真真正正是一个男人,能够享此温柔,也不枉活了二十四年人。
庄姑娘的吞吐愈来愈快,不时还含着陈少爷的荫囊,舔弄那两颗睪丸。后来,陈少爷实在无法抵受那强烈的刺激,按实庄姑娘的头部,终于忍不住把积存已久的精液全部射进庄姑娘温暖湿润的口腔内。庄姑娘感到浓郁的精液激射而出,灌进她口裏。她第一次品嚐男人精液的味道,在好奇心的驱驶下,仰头把满腔精液吞下去,她感到精液顺着她的喉咙流进肚裏,一股暖意从心头涌现。
射精过后,陈少爷感到爽快无穷。他扶着庄姑娘走到木桶旁边的大床,把庄姑娘放在床上。庄姑娘面部朝上躺在床上,柔软的肉体似乎软弱无力。这时,陈少爷也爬上床,低头吸吮庄姑娘的乳房,这也是他第一次饱嚐女人乳房的味道。他还感到庄姑娘的乳头已经羞耻淫贱地变得更胀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