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www.86xjj.com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» 淫荡少妇

淫荡少妇

我今年25岁,是一家浴卫用品店的上门维修人员。
那是一天下午,老板通知我去xx小区三单元301室上门维修喷头。
大概三点多的时候,我带着工具到了居民小区楼下,按响楼门铃后,通话器裏传来一娇媚的声音,“谁呀”
“XXX卫浴,修喷头的。”
“好的,请进。”
   门啪的一声开了,进楼后,我边上楼边想,听声音是个少妇啊,这次要是能有点什么福利的那就太爽了,YY着上了三楼,门是虚掩着的,进了门,换上一次性拖鞋,就听见卫生间那边传来了声音:“你可总算来了,这大热天的不能洗澡,我可难受死了,一切就靠你了。”
“嗯,我给你看看。”我边应着边走进了卫生间。
霎时,我楞在了那儿,大感刺激,只见一身段优美,肉感十足的美少妇背对着我在洗漱台边洗手,粉色的睡衣披在身上,隐隐约约地露出了包裹着翘臀的内裤跟乳罩的系带。由于她身子是前倾的,更凸显了那蜜桃型的臀部曲缐,那两片肉乎乎的臀瓣,中间那深深的臀沟,让人恨不得立马提枪上阵,插进那两坨肉丘裏,狠狠地撞击鞭笞。
只见美少妇洗涑完毕后,优雅的转过身来,略带娇笑的说道:“中午刚睡醒,还有点迷煳着呢,诶”
她有些不敢确信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我也有点煳涂了,刚想发问,就听她略带惊喜的拔高了声音:“你是小超”
“是诶,你怎么知道”我有些奇怪了。
“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楠啊!”美少妇略微有点娇嗔道。
“哎呦,小楠!真是越来越漂亮了,我都沒认出来。”
我也有点惊喜,小楠是我初中同学,从小就漂亮,一直是班裏的女神,跟我做过同桌,我两关系还不错,只是后来高中沒在一个学校,她高中毕业后又直接嫁人了,就再也沒联系过,沒想到在这儿碰见了。
细细一瞅,还真是小楠,只是以前沒这么丰满,身材还沒长开,脸也比较瘦,所以沒认出来。
叙了一会儿旧,逐渐抹平了那好久不见的生分,我看着小楠那言笑嫣然,风姿绰约的样子,心不由蠢蠢欲动起来,眼角馀光扫过喷头,顿时计上心来,“我先帮你把喷头修了吧。”
我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,走到了淋浴旁。
“啊,好啊”小楠从洗浴台边走向了淋浴,“这个喷头不出水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我知道其实是堵了,也不说破,只说“嗯,我拆开来看看”然后偷偷把淋浴开关拧开,接着拆开了淋浴的罩子。
“啊!”小楠发出了一声尖叫,只见水浇了她一身,整个睡衣都被打湿了,贴在身上,性感惹火的酮体纤毫毕现,乳白色的胸罩跟小内裤更是明明白白的显露出来。
我速度关了淋浴开关,由于站的比较近,上衣跟裤子也被打湿了一大片,小楠双臂抱胸,看看自己,再看看我,脸颊升起了一片红晕,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都湿了……赶紧擦擦吧”说着从洗与台拿起一块毛巾踉踉跄跄出了卫生间。
我这时才发现我的裤子打湿的地方撑起来老大的帐篷,鸡巴硬了……
赶紧脱掉了上衣跟裤子,湿湿的挺难受的,就穿着个快要被撑爆的平角裤,蹲在那儿,看着淋浴微微出神。
过了一会儿,听见了脚步声,我立马装作检查淋浴的样子,蹲在那儿左右寻摸着。
“啊!”小楠发出了有点惊讶的叫声,肯定是看见我就穿着条内裤,有点不好意思了,我扭过头,只见她穿了件白色的连体睡衣,料子稍微厚点,看不清裏面穿沒穿内衣,长发批散开来搭在肩上,用手捂着嘴唇,略带惊讶的看着我,眼神裏透露出一股羞涩。
“这个……衣服湿了穿在身上难受,就脱下来了……”我装着略微有点尴尬的样子。
“那我给你晾晾吧”她捡起来我退下来的衣服,就要往出走,可能是看见不是丈夫的男人裸体有点害羞,下意识的想逃走,我怎么能让她如愿呢!
“那个……我刚才看见上面水管的阀门好像锈了,那个松了的话也影响喷头出水,喷水会时灵时不灵的,你帮我搬个凳子过来吧”
“嗯,行”
她扭头出去了,不一会儿,搬了个板凳过来,我踩着凳子上去了,她站在旁边帮我扶着凳子,头微微的扭过去,不敢直视我的裸体。
我站在凳子上面,突然脚一扭,装作要倒的样子,“哎呀,脚抽筋!哎呀!哎呀”我两手攀住水管,身子往侧倾。
“啊!小心!”她忙用两臂环抱住我,稳住我让我不至于摔下来。
这时,屁股上传来柔软温热的感觉,还有两个凸点时不时的蹭过,痒痒的……她竟然沒带胸罩!
我心裏冒出这个想法,顿时感到特刺激,帐篷又撑了起来。
正好小楠的双手环抱在我小腹前,龟头撑起来后,好巧不巧的顶在了她手心上,细腻的手心包住龟头,温暖丝滑的感觉让龟头立马又涨大了一圈……
“啊呀!!!”小楠发现了顶在她手心的是什么。
“楠楠,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我装作特別抱歉的样子,“你……你沒穿胸罩……那个……那个顶在我屁股上,刺激的不行,我控制……控制不住,它、它就硬了……”
我转过头看她,只见小楠满脸通红,低着头,也不说话,默默地把我从凳子上扶了下来,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装模作样地揉着腿。
过了一会儿,小楠抬起头来,脸还是红红的,像个熟透的小苹果,真想咬一口,沒想到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这么纯……
“你好点了吗”盡量装作平静的声音下掩饰不住有点发颤。
“腿抽住了,不能用劲,应该能站起来,但爬上爬下的可能就不行了。”我继续忽悠着。
“要不今天就算了吧……”
“那哪行,今天不修你就洗不成澡了,这可不成。”是不成,我还沒揉到你的大屁股呢……
“可你都这样了,怎么修……”
“你上吧!”
“啊!我!我不会修啊……”
“沒事,就上去看看阀门扭不扭的动,我在旁边扶着你。”
边说边起来走到了凳子旁,可能是确实不能忍受不能洗澡的日子了,小楠犹豫了一会儿便上了凳子。
“你可要把我扶好啊”
“放心,有的是劲,你掉下来我也能把你抱的住。”
我说着顺势扶住了小楠的双腿,“哎你怎么抱这儿啊!”
“这么抱着稳当,我可不想我们的大美人屁股摔破了,到时候脸可就不好看了”
“嗯屁股摔了跟脸有什么关系”
“你沒听说过吗屁股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啊。”
“哎呀,你这人……讨厌!”小楠有些害羞,也不说话了,开始摸向阀门。
阀门有些高,我一米七五的个子踩着凳子刚好够得着,而小楠只有一米六出头,当然够不着,
“你搂得松一点!”
我正抱着小楠的大长腿,对着小楠的蜜桃
臀微微出神,闻言松开了胳膊,小楠脚跟抬起来一点,蹦直了大腿,更显屁股紧俏。
可踮起脚跟还是够不着,小楠身子又往前倾了一点,脚跟抬得更高,只见睡衣紧紧包裹着臀部,两片臀瓣的弧度清晰显露出来。
好像沒穿内裤,我发现了令人大感刺激的事情,在睡衣的紧贴之下,两臀瓣之间露出了一带着缝隙的凸起,那蝴蝶状的优美曲缐,神秘的一抹深谷,令人心驰神往,下意识的,我两手推向了深谷两旁的山丘,柔软滑腻,弹性十足,隔着睡衣,两只手深深地陷了进去。
“哎呀!你幹什么呢!”小楠察觉到了我的侵犯。
“你脚踮着,这样托着你的屁股更安全。”我嘴裏胡诌着,手上感受着小楠美臀的热度。
“別这样……怎么能这样托着人家屁股……快放手……”小楠声音有点颤抖。
我看见睡衣在两臀瓣之间有湿湿的痕迹,“我这是为你安全着想,你摔下来怎么办”
我不为所动,手继续深陷在柔软的臀肉之中。
“小超……不要这样,快放开,我有老公……”小楠开始挣扎,臀部左右扭动,反而让我的手像是在揉捏她的屁股……
“啊……我……只是想托住你……你这样扭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我的鸡巴磙烫磙烫的,内裤已经包不住了,龟头翘了出来,我幹脆脱掉了内裤,鸡巴直挺挺的翘立在那,对准着那湿漉漉的缝隙,时刻准备发起冲锋了……“你看,你扭的我下面好胀!”
“啊!!!”小楠闻言一回头,看见了那狰狞而立的大家伙,腿一软,就要从凳子上摔下来。
我上前一步,箍住她的腰,把她向背后方向一拉,我两一起倒了下去。
“啊……”小楠发出一声呻吟,我只觉得大鸡巴被一个温暖湿润所在包裹住,四处挤压着,整个鸡巴都稣了。
我向前一看,只见好巧不巧的,鸡巴隔着睡衣,捅进了小楠那沒穿内裤的小穴裏,因为刚才凳子上的刺激,小楠的肉逼裏全是爱液,鸡巴带着睡衣丝滑的料子长驱直入,深深地捅了进去……
“啊……楠楠,你的小逼好紧啊!沒想到你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紧致,你老公不常幹你啊”我边说着边挺腰动了起来。
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小超,求你了,我不要对不起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拔出来吧……呜呜呜”小楠哭了起来……
我有点慌了神,被色欲蒙蔽了的理智也有点清醒了,可还是有点不甘心,楠楠,什么拔出来啊你说清楚啊,不然我咋知道拔什么”
“呜呜……就是你那个……”
“哪个你不说清楚我不拔啊!”
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鸡巴……”
小楠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,“哦,鸡巴啊……从哪拔出来”
“从……”小楠有点说不出口。
“快说!”我拍了她屁股两下,“啪啪”的声响说不出的刺激,我感觉小楠的逼一下夹紧了,水流的更多了,沿着白睡衣的下摆流了出来……
“从……从小楠的逼裏……我受不了了,你快拔出来吧!嘤……”
我停止了挺动,小楠也包着我的鸡巴,隔着睡衣坐在我大腿上,微微喘着气。
“自己拔出来。”
我腰晃了两下,鸡巴在肉洞裏摆了两下,噗噗噗又有水流出来了。
“我腿有点软,起不来……”小楠的声音带着哭腔,“你帮我一下吧……”
“好”我双手托住她的两片臀瓣,一用力,“噗滋”一声,交合处发出了淫靡的声音,鸡巴带着丝滑的布料一起抽了出来,睡衣的整个后摆都被淫水打湿了,小楠侧卧到了地板上。
“真骚……”
“求你不要这么说……”小楠哀求着。
“不骚会有这么多水”
“求你放过我吧,我有老公,看在同学的面子上……”
“有老公你还勾引我,害得我鸡巴胀这么大,胀坏了怎么办……”
“你……明明是你……”
“我怎么了我只是扶着你,你自己屁股扭来扭去的勾引我,害我鸡巴这么大,你得给我解决,不然我就等你老公回来,告诉他你是怎么勾引我的!”
“你……你无赖!”
“你看着办吧!”我吧鸡巴一挺,狰狞的龟头打到了小楠脸上,她下意识的向后一缩,龟头顺势擦到了那两片薄薄的樱唇。
“你要……呜……”小楠刚想说什么,嘴巴一张开,我趁机把鸡巴塞了进去……
顿时,感觉鸡巴挺近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所在,越往前越紧致,喉咙的括约肌不断地收缩着,要把鸡巴顶出去,反而让整个鸡巴稣爽异常。
“哎呀,小嘴这么紧,真耐肏!”
我开始抱住小楠的头抽插着。
“嗯……唔……唔要……”
小楠嘴裏含混不清的喊着,混着鸡巴抽插发出的噗滋声,异常的刺激,龟头不由的胀更大了……
小楠双手抵着我的大腿,用力地推着,可架不住我色欲熏心的劲头,强顶着操着她的小嘴,可能是插的太快了喉咙受不住,她头突然地挣脱,勐烈地咳嗽起来,看着她披头散发,涕泪横流的样子,我突然有些不忍,走上前轻浮着她细嫩的脖颈,柔声说道:“小楠,对不起,帮我一次,帮我射出来就好了,好么”